• 2203阅读
  • 29回复

[耽美]【西涯侠 昊欢】当回到一开始 1-8 [复制链接]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赠@11夜半歌声
※※※※※※※※※※※※※※※※※※※※※
一、
元教的后山,有风,风不大,适合发呆和放空。


每次秦欢心绪杂乱的时候,都习惯性地往后山去,走一走,被风吹一会儿,心里才不会那么难以言说地堵得慌。


“呵……”秦欢面瘫冷漠的脸,忽然扯了个弧度,笑出声来,或许这能被称之为笑,如果它不是那么嘲讽的话。


方才双儿在为欺骗了滴答派的李西涯等人而感到内疚,闷闷不乐的样子让秦欢很不舍。他向来是舍不得双儿伤心的,于是他劝慰了一番双儿,“你也是有苦衷的。”


双儿被他劝回房间休息了,此地空余他一人,然而,“苦衷……欺骗……”秦欢轻声重复了一遍。


他并不后悔为了双儿的病,潜入苍穹盗取神农玉的事。只不过,苍穹少主岳昊怒目而视、愤愤不平的那句“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的话,这段时间总是在他脑海里响起。毕竟岳昊待他诚挚,而他的确是欺骗了他啊,如今苍穹败落,虽是岳掌门的野心太大咎由自取,但到底,他进入苍穹是根引子。“如果重新开始……”


不过,犹豫懊悔、多愁善感向来不是秦欢的属性,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只要再过几天,神农玉就可再次使用,到时候就可以把双儿的病给治好了,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秦欢欣慰地想着,心中的烦闷也去掉了不少,然而他没想到……


※※※※※※※※※※※※※※※※※※※※※


秦欢再次醒来的时候,门外正传来一阵敲门声,“韩少侠,韩少侠你醒了么?”


这声音让秦欢有些怔忪,自从回了元教,教中兄弟都是称呼他为“少主”,这“韩少侠”只在那段时日里被人唤起。秦欢不语,翻身下床,拿下挂起的外衫准备穿上之时,一顿,这外衫纹路他不敢忘,正是他当初离开元教去侠考镇时,为西域少侠韩欢这个身份置办下的。他环顾四周,这房间内的布置,与他元教内的卧房无一相似之处,但却又有一丝熟悉。秦欢是个谨慎敏锐之人,从他醒来种种,透着丝丝怪异,不知是否着了他人的设计。他抿唇不语,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为今之计还是静观其变吧。虽然思虑万千,但从他起身到去开门,也不过须臾。


秦欢打开门,门外人笑盈盈哈腰道,“韩少侠,你在啊,我差点以为你不在准备去前台回了岳少侠……”


“岳少侠?”秦欢对这“岳”字甚是敏感。


“正是苍穹派掌门之子,苍穹少主岳昊岳少侠,他说找韩少侠你有事相商。”


“你是?”秦欢不动声色地打量了面前的人。


“韩少侠莫要拿小的开玩笑了,小的是这店里的小二啊,您住店还是小的招待的呢。”自称是店小二的人,一脸熟稔的笑,没有什么异常,“韩少侠如果没什么事,小的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要不然掌柜的该骂我了。”笑盈盈待客是店小二的基本素质。


“多谢!”店小二退下后,秦欢站在门口不动。秦欢心下暗忖,他与岳昊在玄环玉洞门前已经断情绝义,自己还许下过用完神农玉就奉还的诺言。当时岳昊半膝跪地,口角含血,望向自己的眼神情绪甚多,他未及多想,此时岳昊来找他,莫不是有什么打算?


苍穹后来的情况,天下皆知,元教的探子也整理汇报过。清源派倾尽全派之力讨伐苍穹,人造侠骨实验主谋单雨和岳青云掌门自绝,正道原是清源、苍穹、宣武三派鼎立,此役后苍穹被清源彻底压制,超级法宝昆仑剑也为清源代管,岳昊虽因与人造侠骨实验无关以及个人威望而接掌苍穹,但是所遭受的压力与非议不少。原苍穹治下的一些村镇百姓群众,民意反复,维护治安和秩序颇耗心力,虽然后来渐渐稳定下来,但……不知那人……

秦欢思及此处,不由一顿,不知那人如今来找自己,是何缘故。而且,秦欢环顾四周,这竟是侠考镇他当初所住的那间客栈,元教与侠考镇距离不算近,秦欢自认无夜游病症,如何会在一夜之间被人由元教转移至此,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阴谋?


带着这些疑点,秦欢往前台走去,与其原地猜测,不如主动寻找线索,或有收获。


※※※※※※※※※※※※※※※※※※※※※


“这份侠考证书,是我动用了关系,这才批下来的。韩少侠如此出类拔萃,实不该被埋没。”岳昊从怀中取出一份侠考证书,放在桌上,推送到秦欢手边。


秦欢心中不知是何情绪,手上略有迟疑,拿起那份侠考证书,快速阅读一遍,视线落在落款时间上,方才见到岳昊时,那份突袭心头的猜测蓦然成真,略有些不知所措。


方才,秦欢再见岳昊,只见岳昊翩翩少年、一派意气风发,出口便是“我苍穹派”如何如何,一心为苍穹招纳贤才。求贤若渴的姿态满是骄傲,又一脸真挚,面对这样的岳昊,秦欢右手握紧宝剑,竟觉得心内翻滚,紧张地不知如何是好。


双方客套地请坐之后,岳昊夸赞了一番秦欢在侠考擂台上的表现。秦欢有些恍惚,似是回到了当初侠考刚结束,自己笃定岳昊会来招揽的时候,然而此刻的心情,却与当初决不相同,是啊,他们二人之间,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又怎会回到当初?


但,今日事事蹊跷,岳昊不似作伪,依照秦欢对岳昊的认识,岳昊即使回过神来要对他做报复,也断断不会耗费大量人事物资,变换作假。更何况,前事已了,重设当初场景又有什么意义,能做什么手脚?这小二、这岳昊面容,甚至这杯盏,触手是真;岳昊的话语与当初如何相似,秦欢恍恍惚惚地按照原经历过的话语回复,又再一次听到了岳昊那番“愿以苍穹浩然正气,还武林一个更为清明的环境”的美好愿景。


秦欢移开视线,并不愿再看向岳昊,镇定一下心绪后,淡然回复道,“岳师……岳少主此番推心置腹,甚是感激,但……我实在无意参与江湖事务,还请见谅。”这番言语并不是当初计谋中的欲擒故纵,真是含了不愿参与的真心。不管今日场景是真是假,秦欢不愿再以接近岳昊的欺骗方式,再入苍穹。与其最终两相怨,不如当初不相知。


岳昊其人,虽然对外一派傲然面貌,招致同辈少侠嫉恨,但是在苍穹乃至江湖,口碑和威望一向不错,其原因,除了颜值和武功,他待人的一片赤子之心,有心的人自然感受的到。这般有赤子心性的人,对他人的心情,也是抓的准的。


岳昊听见韩欢此言,心下一灰,这韩欢果然难招揽,不愧是本届侠考中,自己唯一中意之人。思忆起下属汇报的“清源严颇夜入韩屋,不多时即出”,以及陆伯瀚在侠考擂台上的判言,岳昊早已知晓清源派的“先下手为强”无疾而终,不然陆伯瀚怎会如此打压韩欢。清源只手遮天、肆意妄为,不过就是仗着它武林第一大门派的地位,以地位、名利、前途诱之。他回忆了一下自己方才的招揽之语,虽然的确是一片真心诚意,但是也有拿“虚无缥缈的理想前途”空许诺言的嫌疑,不禁更加真诚,也更加庆幸自己多费了一番心思,上下打点,准备了这份侠考证书。


果然,岳昊见如今韩欢拿着侠考证书的那份神色,虽然镇定如常,但眼中那份一闪而过的讶异,以及微微握紧证书的动作,都让岳昊心下觉得,拿下韩欢有十之八九的把握。不过见韩欢许久不语,岳昊还是有些不确定,不知为何,看到韩欢不自觉皱眉的微表情,他竟会觉得心疼。岳昊不知道自己为何为产生这种情绪,只当是自己求贤若渴太紧张了,而韩欢的确沉默太久,岳昊轻声呼唤了一句,“韩少侠?”


“呃……”秦欢把侠考证书放下,重新看向岳昊,两人视线对上,却似突然被人按了定格。原本单方面热络的气氛蓦然安静下来,秦欢与岳昊互相看入对方眸中,只觉心若擂鼓。视线胶着,场面尴尬,最终还是岳昊先移开视线,脸色微红地拿起桌上的杯盏,轻呷一口后,又故作镇定地放下,杯盏放在桌上,发出清微的声音。岳昊做完这一系列动作,虽然不再紧张,却也不知再如何开口比较好,毕竟该说的他都说了,对面的人若木头一般不给反应,他也不知道如何再起话头,更何况再紧贴上去,怕是要招人嫌了,他并不想招致韩欢的厌烦。


“岳少主有心了。”听到韩欢这句话,岳昊重新看向韩欢,只觉得如天籁,自己再如何上下打点动用关系都值得,心中满是期待,“这本来就该是你的!”
秦欢看到岳昊这热烈的眼神,却更坚定了,“欢辜负了岳少主一番心意。”秦欢起身,拱手对岳昊躬身一礼。


岳昊吓了一跳,赶紧起身上前,扶住秦欢双手,“韩少侠这是作甚,一切还是要看韩少侠的意思。”


两人靠的近了,岳昊只顾说着,“这侠考证书,韩少侠拿在手里,将来不管是入其他门派也好,或者行走江湖也好,总有几分便利的用途。我又不是强逼韩少侠,我只想着韩少侠,想着你实力超群、天赋过人,将来一定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若是因为这一次侠考的阻碍而累得多等三年,或者前途受阻,实是我不想见……我……我不知如何说,才是好。”岳昊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口拙,竟让人产生如此误会。


“我知道的。”秦欢打断了岳昊的话,奇异地安抚了岳昊的心。两人这才发现,两人如此贴近,尴尬地放开手。


这回岳昊没有再落座,只客套地也对着秦欢一拱手,“韩少侠如此我便放心了。三日之后,我将返回苍穹,或许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告辞。”匆匆举步而走,似有落荒而逃之嫌,行至门口,忽又顿住,岳昊不知道自己在期盼着什么,但听到身后秦欢那一句“不送”之后,心下却也释然了。


岳昊出门离开,秦欢没有看他。


果然“不送”。


------tbc




※梗来源:
1.第24集,岳昊的台词:“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2.第25集,妹妹和韩欢的台词:“你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你说,我骗了李西涯他们,他们会不会恨我”“不会吧,你也是有苦衷的”
↑假设:由25集开始,神农玉已经到手,昊欢已决裂,但神农玉还未被在双儿身上使用,一脸面瘫以至于闷闷不乐没被人看出来的韩欢,因缘际会回到了侠考刚结束、岳昊正拿侠考证书招揽韩欢的时候,此时,韩欢的目标还是“取得神农玉给妹妹治病”,但他已知了他在苍穹会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怎么做?
※所以:回到两人的“一开始”,会怎么样?
※而且:如果韩欢回到的“一开始”,不是剧作的“一开始”,而是平行同人世界的“一开始”,会怎样?
※鉴于BO主只是想吃肉,而且看剧很潦草,所以,剧情呵呵哒……





[ 此帖被阿咦在2017-02-20 01:19重新编辑 ]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2-08
二、
秦欢终于确认,他这是回到了当初侠考比试结束的时间。

期间他出门在侠考镇囫囵逛了一圈,确认了一下风物人情,看到了街边招摇的左丘子被房东胖揍;路过新华书店收获店员同情的眼光一枚,又眼见店员被老板捉去修改了本届侠考证书获得者名单的资料书,加上了“韩欢”的名字;遇见了几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猥琐之徒从小巷中出来,心中紧张迅速地闪进小巷中,刚好看到李西涯给双儿喂了药,扶双儿起来,秦欢抿唇不语地离开,淡定地将那几个猥琐之徒一一找到又揍了一顿。

他招来小黑问了近日的一些情报,果然与当初得到的消息差不离。而让小黑去带双儿先回元教,也果然被妹妹拒绝了。所以当下午双儿来找他时,秦欢已经完全接受了他再回到今时的现实。

如今秦欢已经重新整理好思绪。他没有忘记当初决定从元教出来,到侠考镇是为了什么。当下的首要任务,就是前往苍穹,重新拿到神农玉好为双儿治病。

得益于已将诸事走过一遭,他现在对苍穹的很多情报都是已知的,省了很多探索的必要。比如,已知神农玉就藏在苍穹的玄环玉洞;玄环玉洞的开门秘钥是岳昊或岳青云身上的定制玉佩;玄环玉洞门口的警报器与武功高深的寿长老手上那只呼应,要无碍地进入怕是要先破坏感应器等等。

而双儿这边,只要让小黑寸步不离地带双儿先回元教即可。不让双儿与李西涯、左丘子、艾劲等人继续多做接触,以后双儿也不会对那几人产生欺瞒他们的愧疚之情,以至于闷闷不乐。

而且如果双儿不上苍穹,他的顾忌也会少很多。“苍穹在进行人造侠骨实验”的事件,只要他控制的好,就不会提前暴露,而神农玉也不必先为左丘子救命一回,导致要等待许久之后才能再次使用。

在先知和剧透的优势下,抢先将神农玉偷出,用于救治双儿,再悄无声息归还,也自然不必与岳昊再牵扯上关系,以至于……哎,说到底,秦欢思考了这许多利弊,也只是不想再欠了岳昊的情,伤了他的义。

秦欢甚至觉得,这一场时光回溯,虽然要重新经历一遍,但也是莫大的恩赐,可以矫正他之前那一遭造成的遗憾……是呵,说了“不悔前事”,终究还是对伤了那人有着愧疚。

“哥哥,你在发什么呆呢?”耳边传来秦双的呼唤,秦双俏皮地拿手在秦欢眼前摆来摆去,做了个招魂的手势。

“双儿别闹。”秦欢想通了之后,嘴角牵起一道发自内心的、放松真实的笑容,毕竟有抢先救治双儿的方法,就是极好的。

“哥哥,你去干什么又不告诉我,我还想跟你一起回去的。”双儿有些小情绪,哥哥总是把她保护的太好了,她也想和哥哥并肩作战,帮哥哥的忙,保护哥哥啊。

“我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秦欢想了一下,与以往不同,还是对双儿多了几句解释,“希望这次重来,能够完满,不留遗憾。”

“哈?”秦双看着哥哥的笑,觉得哥哥越来越难懂了,“但是你这说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嘛!哥哥讨厌,你的侠考证书都被取消了,你留在这里干嘛?难道真要备考三年?”

“我的侠考证书,有人重新帮我批下来了。”面对妹妹,秦欢总是多了好多耐心。

“哈?谁啊?”秦双讶异。

秦欢一笑,“苍穹派少主,岳昊。”

“岳昊?那这么说,哥哥你是要跟他一起去苍穹派了?”总有一种哥哥被人拐走的感觉,秦双的心里有点小别扭,从小就跟哥哥在一起,跟在哥哥身边,哥哥事事迁就着她。然而从离开元教到侠考镇,从离开侠考镇去苍穹,哥哥一直在拒绝她的跟从,又不告诉她为什么,总觉得被哥哥推开了。尤其是今天,哥哥冰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看不懂了,好像终于决定了要做什么事,可是哥哥出来执行的任务不是一件么?难道任务套任务,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哥哥执行?

“不。我自己去。”秦欢抱剑,“双儿你自己先回去吧,你在外面,我不放心。我让小黑护送你回去。”

“好啦好啦!我自己回去,哥哥你自己也要当心。”

“怎么突然这么乖了?”秦欢调侃道,心里却想,得让小黑再多多留意双儿了,怕是这古灵精怪的姑娘又有什么小主意了。

“我本来就很乖啊,哥哥你不觉得吗?”在哥哥身边的双儿,永远像个宝贝一样,不用顾忌。是啊,总有他,愿意把你当宝贝一样宝贝。

※※※※※※※※※※※※※※※※※※※※※

这是两天里,第七次与岳昊偶遇。嗯,这次数,都凑够两日三餐加宵夜了。

“韩少侠,真巧,你也来献爱心啊!”岳昊说着,向同一个乞丐的碗里放了几粒碎银子。

秦欢一张冷漠脸淡淡地看向岳昊。以前怎么没发现岳师兄这么神出鬼没、无所不在、活泼可爱呢?“哦……”除了这一声,暂时想不出其他的回复方式。

“呵呵……”这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缘分呐!”这时从旁边窜出一个拎着菜篮子的买菜大妈,操着一口乡非普通发,飘准地说道,“你们两个一出场,三番五次地巧合相遇,嗯,这就意味着,有可能在一部戏里,你们两个演男男主角,嗯,按照城里的套路,双男主的剧,一般分叉出两种套路派别,一种是相亲相爱、同床共枕,万花丛中过,一直单身狗,基友身边留,牵手走一走,这一派的典型代表是陆小鸡和花七童,据说他们数过的河灯一起点亮,可以闪瞎天上的日哟;另一种是相爱相杀、同床异梦,通常的设定是正邪对抗,要不是正派主角和反派Boss,要不是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最少得是正派少侠和魔教少主,鲜嫩可口,那滋味,啧啧,一定要有剧情冲突,必定波澜起伏,相爱的时候你侬我侬如胶似漆,相杀的时候,千里追杀只能我捅你的肾你捶我的胸口。哎呀,老娘的少女心,根据我的预测,两位这么有缘分,将来一定爱的死去活来,这就是一种常见的剧~作~技~巧♂~”

语毕,周边乞丐纷纷鼓掌。

“这位大娘,请问你是来?”岳昊的微笑快维持不住了。

“我是来买菜的,顺便打瓶酱油路过。”大娘的菜篮子果然很醒目。“我走了。”

“咳,希望韩少侠不要介意。”岳昊听了买菜大妈的长篇大论,略有些尴尬,怕韩欢误会或者产生这是他阴谋设计的想法。

“我需要介意什么?”秦欢不明地反问。

“哦不,没什么。韩少侠我们一起走吧。”

一蓝一红身影从街市远去。

走到城外小树林的时候,秦欢突然回过神来,侧过头看着兴致勃勃的岳昊,心中纳罕,“我怎么又跟他走到了一起?”

哦。大概是被买菜大妈侃晕了吧。

不过,那位买菜大妈说啥来着?

———tbc

岳少主OS:
买菜就买菜,瞎说什么大实话。大娘你是主角线的,跟我这条线的画风不一样啊,左转请找李西涯。怎么办,微笑快掩饰不住我的尴尬了。风太大,希望韩少侠没有听到。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2-10
三、
“韩少侠武艺高强,想必师出名门吧?”岳昊与秦欢走在一处,心里觉得畅快,秦欢虽然一直一脸冷漠示人,但岳昊却总想引他说话,于是起了个话头。

“也谈不上。”秦欢并不想与岳昊多说。记得当初此时,他已经答应了岳昊入苍穹,助他一臂之力,于是二人结伴前往苍穹,自己一边听着岳昊的抱负和心路历程,一边不动声色地将自己伪装的身世背景透露。两人虽然各有隐瞒,并不深入,但却也是相谈甚欢。然而今时今日,秦欢并不想再重复之前的套路。独往独来,速战速决,是他本次的意图。“岳兄,天色不早,我们就此别过吧?”

岳昊突然停下脚步,秦欢也站住了,正欲拱手告别。岳昊一脸正色地看向秦欢,问道:“韩少侠,有句话我不知能问不能问?”

秦欢正要开口回绝,岳昊却继续抢先道,“不过,即使你拒绝,我还是想问出口……请恕我冒昧,请再恕我自作多情,”岳昊握剑抬手,礼貌地给秦欢作了个揖,“我竟觉得韩少侠在躲着我。莫非是岳昊惹韩兄弟厌弃了?”

哦,岳师兄真是敏感!

秦欢莫名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委屈。“不是,岳兄多虑了。”

“那莫非是嫌我话太多了,与你性格不合,无缘无分?”相性低可是硬伤啊,哈?

“呃,不是。”秦欢反思,难道自己的反应这么明显么?不过现在这样的岳昊也很怪异啊,岳师兄一向不强人所难,除非是非常在意之事,否则很少这样固执地追问到底。难道这个答案真的那么重要么?

“是的,很重要。”岳昊坚定地回答道。原来秦欢竟不自觉地把这句话问出口了。他看见岳昊的殷殷目光,一时觉得很难拒绝。

“谈不上回避,岳师兄千万不要妄自菲薄。只是韩欢……韩欢自十四岁起就离开师门,独自前往西域游历,近日才归来。韩欢浪迹江湖,一向独行惯了,并不懂得那许多与人相处的技巧,倒引得岳师兄误会了,是韩欢该道歉才是。”秦欢拱手。

“怪不得韩师弟的武功,我看不出是来自何门何派,原来是西域名师。”蓦然听到韩欢唤自己为“岳师兄”,这称呼正直恭敬间又有一丝亲昵,岳昊诧异过后,又觉得心里如沾了蜜糖一般喜滋滋的,也就因势利导顺水推舟,唤起了“韩师弟”。

换作别的霸道龙傲天式主角,就是稍微会点阴谋论的那种,如果遇见一人,竟能够在短短半天内牵动自己心绪跌宕变化,怕是早就敬而远之或者动杀机要把那人抹杀了。而岳昊看似腹黑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纯良的心,只觉得中意一个人,那人便样样都好,就是这么简单直接,这种直球反而让人最难以招架。秦欢现在就有这种无措的感觉,岳师兄,简直粘人。呃……话说他这次是什么时候开始叫他“岳师兄”的?这称呼好粘牙……

“岳……兄?”秦欢准备纠正过来,语气却有些迟疑,因为岳昊的目光清亮,在他的眼中可以看到自己的样子,拒绝的话在嘴里绕了几道弯,还是说出了口,“韩欢孑然一身,不惯与人同行。”

看着岳昊的满腔的喜色,渐渐凋谢,秦欢狼狈地别开眼,岳昊也尴尬地沉默。四周青山绿树,一双人,红衣、白衫,沉默不语。

终究是一腔热情,被拒绝地多了,也会冷去。岳昊不语地拱手以示告辞,举步先行,没走多远,就听见身后一声,“等等。”他不敢转身。

“岳兄屡次诚意相邀,韩欢虽然无意卷入江湖纷争、争霸武林,但岳兄一番真心,韩欢铭感五内。我孤身一人了无牵挂,能与岳兄交上朋友,实在三生有幸。希望岳兄不要怪罪韩欢的出言无状。”秦欢终究还是不忍心。

“太好了,这么说,我竟是韩少侠的第一个朋友!真是幸甚!”岳昊兴奋转身,腰间翠绿玉佩摆起一个弧度,如主人雀跃的心。大抵许多人,对于占有他人“第一个”的特殊名位,都是骄傲的。“韩少侠可愿与我同去苍穹?”

“我浪迹江湖,本没有什么目的地,跟随岳兄前去苍穹游历一番,倒也不是坏事。”这是答应了。

“太好了。那我们明日便启程回苍穹!可好?”

“欢不敢辞。”

“你既入我苍穹,那我们便以师兄弟相称吧。方才听你叫我‘岳师兄’,我心里甚是欢喜,不如……就以此……”岳昊红了脸。

“岳师兄!”秦欢既已答应,便爽快起来了。

“韩师弟!”一双人在蓝天白云下,互相躬身作揖,倒似在皇天后土作证下交拜。

如此,终究避不开。秦欢眼睛掠过岳昊腰间玉佩,神色不变。

二人一同回了城,才互相告辞分别。

秦欢读了小黑的留信,“启程已送双归”稍稍安心。


-----tbc

作者:
一开始下笔,就感觉人物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他们能说什么话,会做什么表情,是什么心情,怎样才合理,一下笔,他们自己就走起来了。
秦欢,从拒绝,到拒绝,到愧疚不忍,到妥协,或有看到岳昊玉佩时的别的心思,但终究还是答应跟岳昊一起去苍穹,而不是自己独行潜入。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答应。就自然而然这样了。
岳昊,从原先客栈告辞,到三番五次假装偶遇,到再走近秦欢身边积极相邀,有“在这三日内再尝试几次”的心,有“好不容易看中一个能人不能放弃”的想法,或许还有些“一见你就喜欢”的不知名原因,我原先只觉得岳昊不会胡搅蛮缠,怕把他写的太过于OOC了,但是越真心的人有时候反而越固执。他的固执遇上秦欢的妥协,于是就又一起启程回苍穹了。
他们一起回去在这几种心理的交叉作用下,竟又成了必然。
我其实觉得有点可怕,岳昊这般“好不容易”才邀到秦欢一起走,后面更难放手了。
我都不知道我后面会写成啥样。
明明我本来只是想写肉肉肉肉肉的啊!谁知道呢!这俩让我好头大啊!
果然好久没码字了,我感觉我写的好拗口。
已die。
------
决定了,后面如果标题带地点,那就是肉,根据地点来的肉。
安心地做个肉党,不管剧情了,反正肉而已不需要剧情。


[ 此帖被阿咦在2017-02-10 23:55重新编辑 ]
离线书荒纸废

发帖
253
银子
8731514
威望
18257
呆萌指数
31
节操
1
好评度
23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2-12
哦……………………
本坛属性→私坛。
西皮圈地同萌+版主申请←戳这里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2-12
四、
岳昊在与秦欢一同回苍穹的路上,接到了他苍穹派武堂堂主季师傅的来信。武堂专司门派的组织安全以及周边的秩序维持,岳昊是副堂主。堂主季师傅虽然是个武学狂魔,不习惯组织事务,但与徒弟之间定期会有交流。

本次传递给岳昊的消息是:近来苍穹地界周边,有名为“九龙帮”的山贼出没,隐隐有猖獗趋势,门派内暂未讨论处置计划。希望小徒弟在回来的路上注意安全,不要着了道。

岳昊收到这消息后,略一思索,便把信息与秦欢同步了。他邀秦欢一起,先行同去剿灭山贼,后回苍穹派。

秦欢不干涉岳昊的决定,因为现在只有他们二人,并不如当初一样,是在苍穹的议事大厅中,秦欢装作对苍穹情况无知的样子,询问岳昊,此举是否过于鲁莽,是否先前往苍穹获取更多消息后,再做处理。因为剿灭九龙帮……依已有的记忆,是需额外做些准备的。

岳昊对二人武力值很有信心,认为山贼乃是乌合之众,苍穹有剿灭黑风寨创建文明镇的经验,又有团结湖、自强湾的成功案例。同样的方案套用在九龙帮上,应是可行的。“莫非韩师弟不愿与我同往。”

“不是。韩欢既然答应岳师兄,必定站在岳师兄身边,助你一臂之力。只是依韩欢独自浪迹江湖的经验,任何事,还是事前多做准备的好,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事前的调研工作需得做好,才能更高效地制定行动方案和出击时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秦欢耐心地解释道,“更何况,事前收集核实九龙帮山贼的罪证,对于苍穹后续将山贼罪行昭告天下、制定处置策略也有好处,只需要适时地做一些引导宣传,定能让苍穹威望更上一层楼,也更有利于团结被山贼危害的百姓,发起灾后重建。”

秦欢的一番话,让岳昊心中甚悦。他方才说起去九龙帮时,秦欢没有立时答应,岳昊原以为韩师弟有所顾虑。没想到韩师弟的确“有所顾虑”,只不过这“顾虑”是因为韩师弟把他的“提升苍穹威望,让苍穹成为第一大派,为百姓谋福祉”的愿望记在心里,并为他考虑周全。

岳昊觉得心里暖暖的,不自觉地把自己的小心思说出口,“说起来,剿灭山贼这事,我以前是懒得插手的。”

秦欢想起了上次这个场景下,自己问岳昊为何如此主动时岳昊的回答,左手握拳,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情绪,只觉得一阵悸动。

“你刚答应我入门派不久,父亲还不认识你。这剿灭山贼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也是功劳一件,足够让很多人刮目相看。我们带着功劳进门,到时候我再在父亲面前美言几句,他会信任你不少,也省得旁人说闲话。”岳昊的小心思一派真诚,秦欢再次听到,回想起当初玄环玉洞门前岳昊愤恨的那一句“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心里的滋味莫名,“岳师兄有心了。”

※※※※※※※※※※※※※※※※※※※※※

二人花费了一些时间,搜集了不少九龙帮的违法行为证据,并且发现他们与邪门小教密阳派有所牵连,而密阳派与元教的一个老干事暗通款曲。只是那元教老干事不久前已被神奇灭门,是死于仇杀还是黑吃黑,未知,目前暂无组织出来声明对那事件负责。

九龙帮的罪证是确凿了,而且九龙帮最近行迹诡秘,有人透露该帮派成员在城镇里、山上搜集各种花花草草,不知要做些什么坏事。

岳昊、韩欢二人与九龙帮匪众正面杠上之前,韩欢准备了一些解毒药剂,把九步断魂散的解药也拿了出来。

“密阳派是西域小门派,我游历时曾听闻过,他们派喜欢捣鼓些奇怪药物,凑些奇奇怪怪的无证偏方,门派内学术人员却不多,简言之就是没有科学理论支持下的瞎捣鼓。九龙帮行径奇诡,难保不是从密阳派得了什么鬼怪东西。”秦欢说,“九步断魂散是西域秘传的毒药,他们说不定有。而这瓶九步断魂散的解药,我有幸得了一瓶,岳师兄你且先拿着,以备不时之需。还有这些镇上中医给的清新解毒剂……”

岳昊只觉得韩师弟面冷心热,关心起人来,真是无比可爱,欣喜地收下了。“九步断魂散解药,也有毒性,不可乱食。这些清新解毒剂里,都是大众药物,虽然效果未知,但有备无患……”

“哦……韩师弟你真细心。”

“岳师兄谬赞了。”能避免的坑,还是不要踩了。早知道当初处置那元教叛徒之事,就该顺手把密阳派也给做了。要不是因为双儿那时突然病发……双儿。

“走吧。”

-------tbc
作者:
呃,发现密阳教这个名字,好……YD哦。
字面密阳,或者谐音迷羊,都……挺那个啥的,好哒,决定了,就栽赃给你了!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2-12
五、
还是着了道。没想到九龙帮私下秘密炼药,帮中匪众人手几枚浸了药的暗器。九龙帮帮主泯灭人性,竟用帮众性命引他们入榖。暗器如雨,二人势孤,避无可避。

秦欢为岳昊挡暗器伤了颈项。那帮主伪称自己用的毒药是九步断魂散、无药可解,那无药可解的话骗骗普通中原无知少侠可以,但秦欢早与岳昊说了西域一些毒药的事情,岳昊并不慌张,他拿出秦欢先前给他的九步断魂散解药,正要给秦欢喂下。

九龙帮帮主中了秦欢一剑,面对二人正面跪下,秦欢可以看到这九龙帮匪首的面部,只见他笑容诡异,“两位真是患难见真情、情深义重,可是这毒药,哈哈哈哈……”然后大笑着噗一声吐血死了。最讨厌那些说话说一半就死掉的坏人了,跟那些写了“tbc”却坑了的作者有什么区别!

不过对付这类人,秦欢有经验,秦欢为元教少主时,处理门派事务熟练,任务精通。坏人在穷途末路之前,总会无的放矢,抛出一些烟雾弹。有的是垂死挣扎、利用人心,使用言语欺骗让中计者惶惶不可终日,我死了给你添个堵也是好的。有的欲言又止,的确是留有后手……九龙帮帮主这厮,秦欢吃痛,想起他与岳昊调查到的情况,心中有了计较,当务之急还是走为上。

秦欢唇上沾染了九步断魂散的解药,此时却不敢饮下,喘息地对岳昊说,“岳师兄,我们……先离开此地。”

“这?”岳昊看着秦欢苍白的面容,非常担忧。“这毒……”

“这毒怕是另有蹊跷。岳师兄,你去搜他身……我们速速离开,以免有人暗中潜回……”秦欢半跪在地,靠剑鞘撑着。岳昊速度起身,在匪首身上搜到几张纸张布帛,囫囵往身上一塞,拔出插在贼人身上的秦欢的剑,返回。

岳昊没有依照秦欢所说,立即带他离开。他先从身上撕下一块布,细细擦净了秦欢唇上沾到的九步断魂散解药,又掏出原先二人准备的一些清新解毒剂,喂秦欢吃下。自己也吃下几颗,对秦欢道,“韩师弟,得罪了。”

“唔……呃……岳师兄你……”

岳昊扶住秦欢,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扯开秦欢肩颈的衣物,俯身吻在秦欢颈项,在伤口处吮吸,吐出隐有些深的血,如是几次反复,直到血颜色看上去正常些。他又拿布块擦去自己唇边血迹,走到旁边呸呸了几口唾液,四周没水,无法漱口,只能先这么将就了。希望老中医开的这些清新解毒剂有效,至少延缓些毒性,方便他带韩师弟回苍穹救治,不然,就让自己与韩师弟一起承受算了。呸呸呸,不要起这些不吉利的念头了,赶紧走。

※※※※※※※※※※※※※※※※※※※※※

岳昊背负韩欢,离开九龙帮地界,步伐稳而急促,怕颠着背上的人,又怕不够快,怕还未到苍穹那毒药的毒性就发作了,真真捉急,却又不忘安抚背上的人,“韩师弟,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四周草丛青青,绿树茵茵,少有人迹,岳昊带他抄的是一条去苍穹的近路。

“岳师兄,等一下……”岳昊听见背上人的声音,速度放缓,渐停下来,“韩师弟,怎么了?”

“放我下来吧。”

“你在说什么混账话,我怎么会放下你不管,前面再不远就是苍穹了,马上就能找到我派专属医师治疗……”岳昊并不放下韩欢,只是语气急切。

“苍穹门派大,岳师兄处境复杂,你我这般姿态进入,对岳师兄声望有损。难免被有……有心之人造谣,污蔑岳师兄能力不足,不如把我放下……我……”秦欢还未说话,便被岳昊打断,“胡闹!”

“咳……岳师兄且听我说完,说不定这毒,我能解。”秦欢在岳昊背上挣扎要下来,虽然力弱,但岳昊背负他已奔驰了一段时间,也没太多气力了,两人又不是深仇大恨非要互相阻挠抵抗,所以岳昊虽然将信将疑,但还是随秦欢心愿,将他放下,靠在旁边树下。

岳昊虽然耿直,但是心思也玲珑,掏出怀中从九龙帮帮主身上搜出的纸张布帛,递到秦欢面前,“韩师弟可是要这些?”

“岳师兄知我心。”秦欢苍白一笑,接过纸张布帛,看了起来,果然是九龙帮与密阳派秘密交易的丹方,字迹潦草,其中有一张确实是九步断魂散的毒药制法。秦欢捉紧那张纸,心中气急,那元教干事是元教的老人了,没想到这种教中收藏的私密丹方竟然也被他拿出来交易贩卖,若是毒药扩散,解药又不普及,连累普通百姓大面积中毒,害人性命不说,全江湖岂不是又要把锅甩给元教。

岳昊背了秦欢一路,本来疾行中不觉得,现在停下,却突然觉得燥热,解下外套搭在手上,看向秦欢时,却发现韩师弟面色不虞地捏紧一张纸,“韩师弟,怎么了?是这毒太难解了吗?若是困难,我们直接先上苍穹吧,管不了那许多别人的想法了。”

“岳师兄为我吸去颈上毒血之时,可有尝到什么味道?”

“谁……谁在那时候会去品尝……甜甜的……韩师弟,你究竟想说什么?”

“没有尝到味道就好。”秦欢抽出其中一张纸来,递给岳昊看。“没尝到味道,说明你为我吸出毒血时,没吃进去。”

“这一堆纸中,大部分是炼丹炼药的草稿,这匪首怕是不怎么识字,一些植物、物件画了图样示意,才有这许多纸……”秦欢喘息,稍息一会儿继续说道,“只有这张是成形的,勾画了一些草药,我只辨认出野百合、当归、仙茅,隐约有三枝九叶草、阳起石,还有其他……”

“这几味药都无毒……甚至……”

“甚至对人体有益,味甘。只不过,似乎是按照九步断魂散的配方和炼制方法来弄的,不知道那贼人是否掺杂了其他成品丹药,用药的剂量如何。药无毒,量大也会闹出人命。”秦欢总结道。

岳昊放下外套,在秦欢身边坐下,问道,“那贼人已死,药物剂量已无人可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运功看看,看侠骨内能行气是否会有阻滞,若无大碍,应该就没问题了。”吧……以往这些医药毒物都是小黑准备好了,或有小黑在身边解释,秦欢感觉到小黑和专业知识的重要性。

哦,眼下只能静观其变。

希望那贼人没事不会胡乱放剂量……尤其是那三枝九叶草和阳起石,乱放……

呃……“成帝之故”不想见也。

秦欢只觉得脸上热辣的,身上也起了些燥意。

-----tbc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2-12
六、
二人在碧草绿树下坐着,刚开始,的确都在打坐,发现体内侠骨内能运行并无阻滞。但运行了几个周天,二人各自发现由经脉向骨骼肌肤,自体内向外散发热意,似在火炉边炙烤,忙停止了修炼。

岳昊、秦欢睁开眼看向对方。岳昊只见秦欢细密汗珠布满额头,有几粒细汗汇聚,顺着他的脸颊蜿蜒而下,在下颌处汇合滴下,秦欢的脸颊微红,但唇色却惨白,这对比让岳昊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扑到秦欢身边,伸出手背附上秦欢的额头,探试温度,“韩师弟,你感觉如何?”

秦欢还未开口,岳昊又急急说道,“该死,我就不该放你在这延误,快上来,我再背你回苍穹。”他半蹲着背向秦欢。

秦欢的手触上岳昊的背部,岳昊的背也早已汗湿一片。秦欢想起方才岳昊扑过来前,他看到的景象,岳师兄那处生机勃勃,假咳了两声,婉拒道,“岳师兄……不如去树后,解决一二。”

岳昊背部一僵,他方才第一时间只顾着看韩师弟情况,此刻秦欢问起,他一感受,自身情况如何尴尬,身为男子他怎会不知。呃……此刻若是走远,若是韩师弟遇到危险,他怕是赶不及来救。毕竟韩师弟身上不止有毒,还有伤口。

他慌乱却有意无意地忘记了,秦欢是本届侠考黑马,在侠考擂台上连吃了禁药的鹰九最终都败在秦欢手下,凭秦欢遇强愈强的能力、遇敌时的智计,区区小贼怎会是秦欢对手。所以岳昊“关心则乱”,正在于此。

“韩师弟……你……”岳昊有些犹豫。

“岳师兄!”秦欢说话的口气有些急切,他身上的情况也与岳昊一般,他感激岳昊的关心,却并不想再岳昊面前露出别的羞耻姿态,心中一横,毒舌道,“莫非岳师兄你想要……以身相就……”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临时把后半句吞了回去,秦欢隐隐觉得,他与岳昊之间,再开不得半点玩笑,嘴炮一时爽,以后二人清醒,就不知道如何相处了。自己本就对岳昊心思尴尬、情绪复杂,若因含混的言语沾染莫名情孽,实在是应了“嘴贱之人、自取灭亡”的言灵偈。秦欢径自忍耐,咬紧唇齿。

岳昊第一次瞧见秦欢这种羞恼的样子,汗水划过他略显清瘦的面颊,从眉睫往下,是倔强抿起的唇,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起伏,颈项处的一道伤痕,让韩师弟整个人带着一种凌虐、禁欲的俊美。这身红白衣衫,与韩师弟再相称不过。岳昊愣愣地看着秦欢,被秦欢一瞪,却似浑身着了更猛的烈火,向后退了一步,“韩师弟……我……你……”

他想了一下,到旁边找了一些树枝,用树枝在秦欢身边支起了一个架子,把自己的外衫挂在架子上,挡住秦欢。然后快步走到树后,恰好隔着树与秦欢背对,说道,“韩师弟,那件外套便替我为你挡风吧。有事你可以唤我,我在你身后。”韩师弟正出着汗,若是……若是再被风吹着了,怕是更易感染风寒。

“唔……”一声不知是应允,还是在进行其他事宜的声音,传入岳昊耳中,刺激地他心中一跳,下腹灼热更是嚣张,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更热了。

听到风吹过的声音,听到窸窸窣窣草叶起伏的声音,听到轻微衣物摩擦落地的声音,岳昊也同时把手伸向腰间,拉开腰间束缚的衣带……


----tbc




离线梦醒思白

发帖
13
银子
2142
威望
31
呆萌指数
1
节操
1
好评度
5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2-12
大大好棒!文风不错啊也没有感到OOC!神一样的大娘!
一路看下来以为要没车结果果然又有了车!但是这个刹车!这种关键时刻请继续开下去!
【很担心我这一插楼会打断文章的连贯性啊……这可以评论吗可以吧……怀疑自己ing】

楼主留言:

可以插,不会断,一个楼层可以发几万字,如果要发的话,一页内其实也可以发完。

1条评分银子+10
阿咦 银子 +10 下面已经车了1400字了,等我纠结一下还可以车多少,今晚发 02-12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2-13
七、
岳昊背靠在树上,身后被粗糙的树皮磨得一阵热辣痛意,可他却不愿离开。隔着树,这是现在与韩师弟最近的距离,若韩师弟遇到危险,他可以紧急响应。可是他却模模糊糊,想不出韩师弟能遇到什么危险,能……遇到什么比他更大的危险。

岳昊觉得他自己现下的情况糟糕极了,他虽解了衣带宽了上衣,露出劲瘦的胸膛散热,但却未褪去下裤,自己的手似有意识般的伸向胯下,覆在他的小兄弟上,隔着裤子安抚于它。

他心中似圈养了一种凶猛挣扎的欲兽,即将挣脱牢笼,饥渴地要食人般,垂涎欲滴、渴盼美食。岳昊夹紧双腿,那物被挤压在下身,束缚不得解脱,昂扬地昭示着自己的热情和不满。他徒劳地无耻挣扎,耳朵却竖起,不肯放过身后的任何动静。

“啊……嗯……”是韩师弟颤栗的低呼。韩师弟他应该也是把手放进胯下,凶狠地揉弄自己那挺起的一团。那挺起的里裤一定被爱哭的家伙弄湿了,要放开了桎梏去怜爱它才好。

轻微的丝帛摩擦声音响起,被解放了的凶兽才出牢笼,就打了他一手湿滑,只能顺着它撸,给它安抚。离开了薄薄的布料的束缚,更深切地感受到了被指尖揉弄刮擦的快感,指腹压着经络点戳,手掌摩擦着囊袋小球,从未如此细致地抚慰,只为了让对方更快乐。

另一只手向上滑去,往胸膛上凑去,捉住了一粒乳首疼爱,刮擦捏揉,令它快速地肿胀硬起。用口沫将另一粒乳首沾湿,不去玩弄它,树林间风拂过,抚在湿漉漉的乳粒上,泛起的凉意也足够刺激。

岳昊觉得自己的唇舌,无耻地回忆起韩师弟脖颈的温度,以及那细腻的肌肤触感。韩师弟那仰起的颈项、忍不住吞咽时喉结的滚动,像是脆弱引颈的白鹅,越是强大、冷漠、严肃的人,那一瞬间的脆弱更是惹人心动。岳昊伸出嫩红的舌头舔了舔,滋润了干涸的唇瓣,却觉得更渴了,到现在还不得释放。“韩师弟……韩师弟……”心里的凶兽在呐喊,心潮澎湃,他像是陷入魔障一般,沉迷不得解脱。

※※※※※※※※※※※※※※※※※※※※※

秦欢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克制理智的人。在他的面前,现在挂着一件白衫,丝质、富贵、剔透,是岳昊拦在他身前,为他挡林间清风的。

在白衫上还挂着一件红衫,边缘有精致的绣纹,是属于韩欢的。两件衣衫凌乱地叠挂在一起,下方被喷薄沾染了一片白液,湿湿的把两件衣服粘在一起。

秦欢扶额,情欲一事当真令人颠倒,他终于明白九龙帮帮主临死前那诡秘的一笑是何缘故了,怕是他这次的药除了剂量加重之外,还多掺杂了一些致幻的药石,越是运动或者运功,药性越是随着侠骨内能流转全身,症状越明显。

幸好这药没有什么“必须在上、在下”、“一日几次”的羞耻设定……呃,也吃不准,得尽快得空找小黑专业鉴定一下。

秦欢放空心思,深呼吸再次运转侠骨内能,释放之后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上的焦灼热意也退了下去。不知岳师兄怎样……了,秦欢正想着,就听到身后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韩师弟……韩师弟……”声音急切、痛苦,似被什么纠缠住。

“岳师兄,我在。”秦欢起身,但想到身后可能的场景,却踟蹰起来,低声询问道,“岳师兄,你……好了吗?”

照理来说,岳昊的侠骨已开,侠考成名在前,多年在苍穹派事务的历练下,根基只会更稳健。而岳昊赤子心性、一派纯良,这种药物对他的致幻影响只会更小,心思纯正的人不会被魔障困住。

“啊啊哈……韩师弟……”诡异水声和岳昊痛苦的声音,从身后不断传来,险些推翻了秦欢方才为这药效下的结论,若是还有其他致病性危害,自己不赶紧前去阻止救治,只怕岳昊危矣。

秦欢抬头看了一眼身前纠缠着的那两件凌乱衣衫,只觉得心里更乱了,万事避无可避之时,只有迎上前去,说不定有一丝转机。
本部分内容设定了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秦欢呕地吐出一口血来……昏了过去。

岳昊不知站了多久,天色渐渐暗沉下来,傍晚的风也越来越凉,突然一个哆嗦,他醒了过来。

他看到眼前倒下的人,身上一片狼藉,要蹲下身去抚摸,却双腿一麻,跪了下去,生疼。摸到那人,他的身体已经冰凉,伸手触摸到额头,又是滚烫。玉佩的翠色在那人的白衣上尤其扎眼,更何况是束缚在那人胯间的尘剑上。岳昊这才发现自己也是一般狼狈。

“我到底……对他做了……什……么……”韩师弟!岳昊声音嘶哑地对自己低吼。自己竟如此禽兽对他殷勤招揽的韩师弟下手。

岳昊抱起秦欢,转到秦欢先前呆的树前,看到两件错乱叠在一起的外衫,心绪复杂。

将秦欢放下,整理一下自己和秦欢的衣衫,发现秦欢身上的衣衫被撕扯破坏,如今只堪堪避体。而他自己身上的衣裤也只勉强正经。

岳昊套上外衫,用秦欢的红衫把他裹严实了,抱起韩欢继续往苍穹派而去。

幸而这是一条通往苍穹的捷径,也幸而这条道路罕有人至,若是被人撞见他们幕天席地、热辣劲爆,简直……

※※※※※※※※※※※※※※※※※※※※※

苍穹派偏门值夜人员,当晚遇见他们少主脸色不虞地抱着一个红衣……人?匆匆入门,往自己小院去了,后来整整闭门三天。

这事,其实第二天军师和掌门都知道了,但岳少主固执闭门不出,只让下人送水、送药、送食物,不得靠近。

哦?岳少主的行为好稀罕。


————tbc

接上:
岳少主的行为好稀罕,军师好奇死了,人造侠骨计划失败,全剧终。
END

作者:
本来想写树下黄爆、热情地滚来滚去,但是后来变成纯情地站着“听声辩位”……后来不甘心,突然又凶狠起来,就显得岳昊被腐蚀地变得好凶啊,凌虐的感觉。
可是本来树下H,原计划是挺正常的……呃……
果然一下笔,角色要怎么走完全不由作者来了……
我个只想吃肉的渣渣……
离线liesh

发帖
7
银子
2087
威望
27
呆萌指数
0
节操
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2-13
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玛这个end有点凶残,单军师以个人之生死拯救了整个苍穹,威武霸气捶地,以及听声辩位,赞!
快速回复
限280 字节
大逃猜S8,大约在10月份~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