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79阅读
  • 6回复

[同人文]【木郎X宝玉】石窟双修 肉(更新至2 tbc) [复制链接]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5-03-10
关外的草原深处,有几个草棚搭建的很好,背靠难得的水源,草叶茂盛青绿。

屋外正袅袅升起一缕炊烟,显出几丝人气。草棚这一头,有个身着青衣的少年正拿着草料在喂马,不时用手揉揉后腰,嘴上嘟囔几句。草棚这头炊烟升起处,却是只披了一件褐色外袍的青年在放碗筷,并从厨房里端出几个小菜和一盆白米饭,看上去很香。

青年含笑招呼那头的少年,“宝玉,快过来吃饭!”

“哦!你先吃,我不饿!”少年头也不回,好像有些不高兴地只往马儿身前的槽中塞草料。草棚中的白马黑马同时打了个响鼻,吓了他一跳。他生气地拿起一捧草指着白马黑马说道,“你们两个也会合起来欺负我了!简直马屁不通、岂有此理、气死我了!特别是你,快雪,只会跑得快欺负我,颠簸得那么厉害,我……我……”

那马儿像是也听不下去这少年的吞吞吐吐,叼了几口草料,背过身去,把马屁股朝着这边,另一匹马也有样学样地跟随,少年被这两匹马儿通人性的无视的动作气到,就要用草料去扔它们,却被一人伸手从背后抱住。“我们不闹了,宝玉!来吃饭吧,我做了很久呢!”

“别抱我!光天化日的!”方宝玉别扭道。

那人亲亲方宝玉的脸颊,说道,“有什么关系?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里又没有别人。”

“还有马啊!”方宝玉指着那两匹马儿,“跟他主人一样,就会欺负我。”

“怎么欺负你的?是这样?”他走到少年正面,亲吻他的眼睛,少年的眼睛迎合地闭上,“还是这样?”又巡着少年的脸颊向下,亲吻他的细致的喉结,在他的颈侧啃噬,离开时,烙下一个红色的印记。“或者这样?”手伸进他的衣里,在他的腰部抚摸,少年敏感地几欲摔倒,伸手推开他,满脸通红,嘟囔道,“吃饭啦!我饿了!”说完就快步跑走,去桌边坐下,端起一碗盛好的米饭,扒了几口,看也不看那青年。

青年也不怒,只笑嘻嘻地看着他。

“你看什么看!看我就能饱了么?不许看!”少年看他一直在自己,把碗重重一放,喝道,“快来吃饭!”

“哎!别砸桌子,汤要洒了!”青年赶紧过来扑救。

“哦!”尝过挨饿的辛苦滋味,少年再也不浪费食物了。

“喝汤?”青年盛了一碗汤送到他面前。

“哦!”少年接过,喝几口。“你也快吃饭啊!只看我做什么!”

青年被他一喝,就安分地坐下端起盛好的饭,也快速地扒了几口,突然拿着筷子就笑起来了,很好看。“宝玉,我真欢喜。”

“傻乎乎的,我怎么会喜欢上你呢?”方宝玉喝完汤,放下碗,“大概喜欢上我已经是你唯一的优点了!”

“嗯!”

“笨蛋!”嘴角却扬起。

“宝玉,我在厨房还烧了热水,可以洗澡,还准备好了食物和饮用水。”

“好!你先吃了洗碗,我招呼那两匹坏马儿把东西先送到石窟去。”

“好!”

方宝玉坐在石窟里,这里的两张床布置地极为舒服,准备好的练功场地也打扫地很干净。隔壁的石室中还有一处水源。这次的石窟他们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么个优渥的环境,又布置了几天,终于将此处布置得宜室宜居。

他们也不是要从草棚搬家,只是,半个月前说好了要将吐姆功和枯木神功合练试试,能不能拔除情蛊还是未知,不过对二人修炼武功还是有益处的,所以他们决定在此闭关。

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他想到自己上次入山洞修炼《戒日密功》很快就走火入魔,几乎崩溃,又痛苦辗转地在霍飞腾大侠的墓室瞎逛,偶遇青木堡前辈尸骸的事。他把前辈当成与他一样痛苦的人,说了许多丧气话,也说了许多困惑,许多不甘心。最后埋葬前辈时,发现了神木令牌和吐姆功,终于将《戒日密功》和《吐姆功》融会贯通,修炼成功,虽然只是短短九天时间,但过程九死一生,毕生难忘。他摸摸自己胸口,如今又在一处石窟中,回想往事,并无后悔。心里感谢醉侠金祖扬前辈,感谢青木堡的老老老前辈,也感谢那墓穴的主人关外飞鹰霍飞腾霍大侠,他一直以为霍大侠是他爹,但是在墓穴时,并不是没有发现其他似是而非的可疑之处的。

他又想到在青木堡前辈那受恩惠而得到的神木令和吐姆功,神木令他自然是藏在某处了,往日跟木郎神君说话时,也只谈到吐姆功不说神木令,他当初在趵突峡见过木郎神君以神木令召集的那群邪派宵小,那时他不知道令牌是假的,却也有这般号召力,虽然木郎神君如今答应他不会为恶,但是神木令的事情,他并不想告诉他。而跟神木令颇有牵扯的吐姆功,他就假托前辈之名又教给木郎好了。

当初他琢磨出吐姆功与戒日密功相辅相成,互为补助,后来经历这许多事情,也有继续修炼,还有继续读书查看武功秘籍,吐姆功的功法精髓部分,对其他内功凝神静气、守心归一也有补益。上次在马背上他与木郎说到他的枯木神功残篇,或许能借此补全。不知道青木堡前辈如果知晓自己的功法最终还是传承到青木堡后人身上,会不会高兴?他想着想着笑起来,眉眼弯弯。

木郎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的笑脸,不由地坐上前去偷亲一下,“在想什么?”

“想你……”学会吐姆功后会不会就好了。

话未说全就被木郎神君压在身下,深吻缱绻,彼此气息纠缠,方宝玉也不造作,热烈回应。二人分开时,皆气喘吁吁。

方宝玉一摸被褥,惊坐起来,“不好,湿了。”

“哪里湿了?”木郎被他的一惊一乍逗笑,“……是这里?”他伸手到方宝玉下方,却被他踹开。

“我头发还是湿的,躺下把被褥弄湿了!这是我的床!”方宝玉瞪他。

“被褥湿了,你可以睡我那床……或是睡我身上……”

“不要!那就更湿了。”

方宝玉,你是怎么做到用这样单纯无辜的表情说出这么引人遐想的话语的?还是我想太多了?木郎苦笑。

“快把我弄干!”他指指头发,木郎去拿来干布巾,为他擦拭。

“宝玉,我把你房间床下的那些书也搬过来了,在床边那一叠就是。你如果闷了可以看。”木郎看见床头的书,找话说。

“哦,你在哪里找到的?嗯?!!床下?”方宝玉扑过去挡住那些书,却不料把书撞倒,他做掩饰,“你看过没有?你不许看!”

“哦?是什么书?如此宝贝?”木郎神君把为方宝玉擦发的布巾放在一边的石头上,做势来抢。方宝玉的头发擦干了,也不怕闹。

“喂喂!别闹,别扑我!喂!把书还给我!”俩人折腾起来也不嫌幼稚。

“《杂事秘辛》?”
“《飞燕外传》?”
“《乾坤棍法第八卷》?”
“《杏花天光影录》?”
“什么乱七八糟的!方、宝、玉!”木郎把抢到的书一扔,生气道,“你要学什么我可以教你,用得着看这些书?你是觉得没人像你外公那样看着你了是么?”

“你凶我做什么!我又还没看!又不只是那些书!还有这些医书、秘籍,都是前几次在集市买书时摊主掺杂送的。谁知道你手那么色,净抽那些书!”方宝玉委屈道,“更何况,你教我?你教我什么?渤海之滨小渔村,你教我去想你!白云观屋顶,你教……你教的也都是乱七八糟的事,又好到哪里去?你一层层地给我下套,我还纵容你,我自己蠢笨地往下跳。我方宝玉是好骗,可我有什么值得你一骗再骗的?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

“好好好!好宝玉,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那天终于骗到我了,你很开心是不是!”那天广袤草原,蓝天碧草,白马悠悠。

“我很开心。好宝玉,我真开心。”他坐下抱着方宝玉,浅吻他的耳垂。“宝玉,我喜欢你,我真喜欢你!”

方宝玉被亲得耳根通红,“喂,你说过很多遍了!”

“要再说很多很多遍,才能把你骗在我身边,再也逃不掉。”

“哦?还骗?”方宝玉呢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你骗人的话倒是挺好听的。”

“我喜欢你。”对啊,还是骗你的。

不过抱着你,看着你笑,突然不想继续骗了。木郎神君舔吻到方宝玉的颈边血脉处,轻咬,这里的血脉跳动,可以听到你心跳的声音,方宝玉。






tbc

混蛋!!这两人表白后腻歪地我都写不下去了!!


[ 此帖被阿咦在2015-04-14 19:32重新编辑 ]
离线50misery

发帖
7
银子
65
威望
20
呆萌指数
0
节操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4-04
大大!请不要在这里就戛然而止啊!
ps.木郎大大你追人可以不用这么傲娇的 真的_(:з」∠)_ 真真假假的小心宝玉奋起反攻←不!
离线阿咦

发帖
142
银子
95566
威望
774
呆萌指数
16
节操
2
好评度
15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4-14
#2
洞穴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旁边不远洞穴的水滴声,还有二人的呼吸声。

木郎神君听到,这是方宝玉今夜第五次辗转翻身,忍不住出声询问,“宝玉?你睡不着么?”

“唔……木郎?”对面传来了方宝玉的声音,“我在想你我两种功法,要怎么才能周转融合。可是想不明白……”

“别多想,好好休息,越困的时候想东西,只会越想越笨。”木郎神君哄道。

“我不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木郎知道,大约是宝玉坐起来了。“木郎,我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

“嗯?”木郎呼吸一顿,不知方宝玉这么说是何意。

“我在认穴道,梳理真气运行脉络。医书上说,行气顺阴阳,凝神守丹田。情蛊引得你阳气太盛,体内阴阳失和,需要导气归复,或放泄盈余,或补阴力调和。”方宝玉手中在自己身上认穴,“任脉于腹间正中,统摄全身阴气和气血,督脉督领全身阳气和真元,若以自身行气调和自是最好,外力不知要如何辅助才好。啊……”

“宝玉,怎么了?”

“无事,只是我想着书上说的,在自己身上按抚模拟行气路线,又……又想着你……想着你身体里的状况,如果情蛊发作,体内爆热又要如何导气。还未从那情境中出来,身体热得很。”方宝玉的呼吸声有些重。

“宝玉,你想着我在……调息?”

“嗯……不过,好像想得太多了,身体里的热意躁动停不下来,又无法散去,难受……难受得紧。呜呼……怎么办?”

“我来助你收束真气。”

“别……你别过来。你一过来又不知会发生什么。”方宝玉喘息着拒绝,“更何况,又不是紧要关头,若是这都过不去,怎么探索情蛊的解决办法?”

“……”黑暗中木郎不语,只听着方宝玉的低低喘息,婉转难耐。

方宝玉凝神静气,运转吐姆功和戒日神功。方宝玉虽然极聪明,专注于一件事时,总是会做得很好,譬如旁人花了多少年都没练成的戒日神功,他练成了。而聪明人开起小差来,也更难收回心思。方宝玉抿唇,心里暗暗责备自己不该胡思乱想,落入如此情境。“嗯哈……”他的唇张张合合细微哼吟着,头发披散在颈间,额前的一缕小卷毛蜷曲着,似主人情动蜷曲的脚尖。

“隔壁石室有清水,我去取来替你擦身。”木郎神君说着,也不顾方宝玉不许他动的命令,往石室那边去取水了。

方宝玉从打坐的姿势换为侧躺下,双腿夹紧,肿热情动的热物被夹在腹间,昂扬地昭示着自己的热情和不满足。有过草原幕天席地的快意,马背上放肆激烈的缠绵,还有心意互许之后,每日点到即止的甜蜜,身体对来自对方的触碰早已食髓知味。身前想被温热有力的大手包围抚慰,自己的力道总嫌轻松,又安慰不到最恰到好处的点,似乎对方才更了解自己的身体。

冰冷的布巾带着湿意擦拭着方宝玉的身体,冰冷的感觉让他浑身一颤,但来人熟悉的气息,又让他放心而没有做出逃避的举动。“……木郎你怎……唔……”

木郎神君低头寻到方宝玉的唇,不容拒绝地深吻,方宝玉迎合承受。冰冷的布巾擦过他的胸前,又来到下面,冷热互相安抚。这吻并不激烈,只是绵长温柔,令人晕眩。“宝玉,舒服吗?”

“嗯……舒服……又、难受!”

“哪里舒服?又哪里难受?”木郎神君把方宝玉拉起,靠在自己身上,在他耳边轻声低语,声音温柔又蛊惑,“你说说,我帮你……”

“哼哈……你的帮忙总是骗我的……”方宝玉不满地低哼。

“我的好宝玉这么难骗了,好为难!你说说,我疼疼你……”

方宝玉突然抬手,把木郎神君的头拉下来,咬在他的颈间,留下一个明显的印记,“我也来疼疼你!”听到木郎神君呲地呼痛声,方宝玉放开,“别闹!”

湿布早已被人体热度捂热,失去了镇定的效用,被扔在一旁。两人凌乱地抱在一起,平复呼吸。

“会阴,百汇,通人体精气神。百汇,阳接天气,”木郎神君将指轻放在方宝玉的头顶穴道上,又离开,带着方宝玉自己的手往下,“会阴,阴收地气。二者互相依存,沿着人体成顺畅的一条线。统摄真气在任督二脉正常运行,协理阴阳气血平衡,是人体要害部位。宝玉啊,认穴,不能独自一人摸索,若有危险,岂不难补救?也不可随便与人除去衣物探讨……”

“若是,那又待如何?”

“我会担心。我会嫉妒。你只能与最亲密之人,比如我,坦诚相见,以手带手地摸索探认。”木郎神君带着方宝玉的手指在他的会阴穴上按摩,方宝玉轻喘呼气,“会阴疏导体内脉结,促进体内阴阳交接,经常按抚,大有益处。”

“知道了知道了……别一直弄我……”会阴穴离谷道近,不安情动的感觉好不容易平复,又被闹得要重新泛滥,岂不要糟?

“睡吧!”
“好。”

两人躺下,互相靠着,亲密无间,木郎扯过薄被盖在方宝玉身上,又把他圈抱在怀中,方宝玉在熟悉的姿势中蹭了蹭,二人安静地睡去。

黑暗中,除了隔壁石室的水声,静谧地只剩下二人的呼吸声。




tbc
离线50misery

发帖
7
银子
65
威望
20
呆萌指数
0
节操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4-14
意外的……感觉好温馨( ′艸`) 好宝玉真的是一心为了木郎呀
另 不知道穴位的在下跑去度娘了……顿时( ′艸`) oh!
再 好宝玉真的是……非常明朗正经又工口啊!简直把持不住!木郎你怎么就把持住了?!这不科学!
离线一壶秋

发帖
3
银子
15
威望
9
呆萌指数
0
节操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11-04
这个穴位,啊,我果然已经很不纯洁,一看就知道是哪里了,哎嘿

发帖
4
银子
35
威望
12
呆萌指数
0
节操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6-02-16
太带感了,这对好搭啊!
离线crassass

发帖
6
银子
70
威望
17
呆萌指数
0
节操
0
好评度
5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4-17
楼主,为什么在论坛收不到你的名字啊
快速回复
限280 字节
管理组懒癌晚期,快懒死了,正在抢救_(:з」∠)_
 
上一个 下一个